对于公诉案件
2018-07-14 23:3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必须看到,这种和解首先只能是民事赔偿问题的和解,而不是涉及刑事问题的和解。因为,李启铭涉嫌的罪名,即使不是一些律师理解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是检方批捕时使用的交通肇事罪,这也是一个公诉案件,按照李启铭肇事后逃逸的行为来看,也应当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刑罚。对于公诉案件,只有司法机关才能决定是否有罪,该判处多少年刑罚,当事人双方只可以协商民事赔偿的多少,却无权决定犯罪的认定和刑罚的多少。

虽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明确要求,在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时,允许当事人对轻微刑事案件进行刑事和解,当事人双方在达成民事赔偿、被告人作出赔礼道歉后,司法机关可以对被告人不起诉、免于刑罚或者判处较轻的刑罚,但是,刑事和解必须以公平、公正、自愿为前提。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朱孝清在多个场合强调,在整个刑事和解的过程中,都是加害人与被害人之间在自愿基础上的一种沟通和谅解,检察机关必须对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的前提条件,在整个和解的过程中是否存在违法行为进行监控,确保和解是在符合前提和法律规定的条件下达成。按照这个要求,如果李刚门的和解,是在受害者家属一方不堪重重压力之下勉强达成,而不是建立在公平、公正和自愿的基础之上,那么,肇事者并没有得到受害人家属发自内心的原谅,也不能表明犯罪嫌疑人的真心悔罪,被告就不应享受刑事和解中不起诉、免于刑罚或从轻处罚的待遇。

比李刚门和解更值得警惕的是,这种和解对于李启铭刑事处罚处理的影响。受害人家属承受了暗力量的巨大压力,这种压力同样会传导到处理此案的司法机关身上,受害人家属可以因为承受不了压力而选择和解,作为肩负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之神圣职责的检察院和法院,特别是有义务在整个和解的过程中是否存在违法行为进行监控的检察院,没有任何理由说自己也无法承受这种压力。受害人的家属可以选择在民事上和解,但司法机关不能假装看不到这种和解背后的压力,做顺水人情也搞刑事和解从轻处理。

李刚门的被告人能否依法得到公正的判决,正在考验司法机关公正司法的决心,考验河北有关政府部门和政法部门的公信力。

据报道,事发后受害者陈晓凤的家属受到了非常大的压力,他们家里有公务员的领导找他们谈话让他们放弃,他们在保定的时候,包括陈晓凤的爷爷,都过来做他们的工作,村支书也过来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放弃。律师是被害人及其家属在刑事诉讼中最重要的参谋,如果是一次正常的和解,被害人家属不大可能抛开律师与对方单独进行和解,在刑事诉讼进行当中,如果是正常的和解,也不大可能突然解除与律师的合同。从这些情况看,李刚门的和解,很像是一次典型的被和解。

公众攥紧的拳头似乎打在棉花堆里了,但人们确实不能简单责难受害者家属,何况和解也是受害人家属的权利。人们也许只能痛感于李刚门幕后的水太深,痛感李启铭的一句我爸是李刚是何等深长意味,尽管河北省有关领导郑重承诺,对河北大学校园飙车案肇事者一定依法严肃处理,尽管李刚在央视面前痛哭流涕,表示不会干扰公安部门的调查和司法机关的处理。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ideamove.cn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 百度,天下彩开奖结果直播,天下彩txc cc马会内部版权所有